当前位置: 主页 > 澳门博彩 >
看YY娱乐主播的人是什么心态?

之前自己和同事一起写的采访,不涉及版权问题,供参考。


网络主播是互联网催生的新兴职业。有关主播收入百万的神话一直在坊间流传。互联网娱乐时代,以YY直播、6间房、酷我秀场、酷狗繁星、9851网站为代表的各类网络直播平台上充斥着咋舌的炫富行为。百万,是在网络语音平台做得最大的几个主播月收入。


百万,也是目前从事这个行业的主播人数。2成主播屹立在金字塔最顶端,与此同时,2成土豪用户在为这笔收入买单。令许多人好奇的是,这些主播是否真的“唱唱歌就年薪百万”?他们只是普通人吗?主播们有什么魔力让粉丝愿意花费数十万、上百万甚至刷爆自己的信用卡呢?



收入天差地别
才艺不一定吸金


土豪、屌丝、暴利、擦边球…

这是人们对网络主播的初印象。

但在这个百万人的群体里中,

有人为了掘金

有人带着明星梦

也有人在玩擦边球

近日,

广州日报记者走访了几位尚在开通视频直播的主播,

他们当中有年薪三十余万的受益者,

也有还是在校读书的兼职学生,

甚至入不敷出不得不兼职其他工作补贴生活的底层主播。

令人惊讶的是,

对他们收入起决定性作用的并不是才华,

掌握吸粉的“悟性”似乎才是关键。




璐璐 21岁

会计系毕业生

全职主播


“一周七天每天都要直播,

小主播只有靠勤播才能维持人气,

所以我没有私人时间。”

“风展翅我龙摇尾,神雀烈煞斗厉鬼…”璐璐以一首“喊麦”结束了3小时的直播,她询问记者能不能先休息会儿,一边大口喝起水来。

璐璐是广州本地晶火文化公司的签约艺人,通常这种公司被称为公会。只有签约公会的艺人才具备开播权限。每天璐璐在公司的直播间工作6个小时以上,年收入十余万,是同期毕业同学的十倍左右。


一间约七、八平米的小房间就是她的工作间,普通木桌上摆一台电脑,电脑周围堆着各种饼干、酸奶和小玩偶,摄像头能拍到的那面墙被刷着蓝白相间的地中海风格,还挂着派大星、阿狸等公仔,观众能从视频的镜头里看到的,仿佛就是女孩的闺房一角。


直播中的璐璐需要唱粉丝点播的各种网络流行歌曲,有时候一首歌就重复好几遍,每段歌之间穿插聊天、讲段子、谈时事,还要回答五花八门的问题,从星座、发型、在吃的零食到娱乐明星。


几乎每个主播都会遇到部分观众进行色情擦边球的交流,这也成为璐璐每天需要烦恼和担心的大问题,“不能表现出不高兴,必须自然大方地将话题引入其他地方。”

在业余时间,璐璐会去健身房进行形体训练。跳舞主播的收入普遍会略高一筹。


观众看不到的是,直播前露露要为3小时连续不断的狂欢氛围准备充足的话题、段子、道具,脸上始终要挂着笑容。


近期她还在学“喊麦”,戴上可爱造型的墨镜对着镜头尝试说唱歌曲,甜得快化掉的声音唱着歌词霸气的rap,大家都喜欢看主播“喊麦”,玩家听得嗨起来的时候,一组组礼物在屏幕上刷过。

在家的时候,璐璐会和妈妈学做饭,一切看上去和普通的学生女孩没有任何区别。



西米 19岁 大二学生


“尽量成为对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有感情才有收益。”


17岁的夏天,高三毕业的佛山女孩西米拖着简单行李来到广州,彼时小姑娘带着一点明星梦,妈妈给的500元生活费转眼就被所谓的平面广告公司骗光。“这不算一个好的开始。”两年后的今天,西米坐在花都区某别墅内的一个小套间中向广州日报记者回忆往事。此时挂在线上的“广州小西米”QQ粉丝群中,不断在刷新聊天内容。西米没有成为传统意义上的艺人,却已经拥有了数百名自称“西米露”的粉丝,每天在网络世界中等待她。


白天,西米是一名读大二的普通女学生,念平面设计专业,除了骑着摩托车去上课外,她看起来和同班同学没有什么不同。但一到晚上,其他同学在宿舍里看美剧吃零食的时候,西米要打开塞满几百件衣服的柜子开始打扮,调试好电脑语音设备,萌萌的广州小西米经由电脑摄像头,展现在她的粉丝面前。


“西米露”中以普通学生和外来务工者为主,他们喜欢西米的呆萌,甚至说话很慢还有点结巴的感觉。有的粉丝几乎每天都要在线为她送礼物,其中最有钱的是一个广州本地男生“奇少”,今年读高二,他刚为西米开通了数月的“公爵”头衔,仅开通费就需要12000元。奇少在一个月的时间里为西米花费了近6万元。西米称粉丝为“家里人”,他们的存在保证了西米每月不低于万元的收入。


“成功的主播,不是去想怎么陪观众,而是让观众想要每天陪着你。”19岁的西米一直在思考自己的工作,在西米眼里,观众真正想得到的其实是感情,她会和粉丝一起玩网游、真心话大冒险,下直播后也要保持微信聊天,“尽量成为对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有感情才有收益”西米说。


阿凯 25岁 酒吧吉他手


“我不知道面对的是谁,

他们能看到我剪了头发、什么表情,

我对他们却一无所知。”


璐璐对面的房间,一个穿黑T恤的男孩在自弹自唱TFBOYS的歌,边唱边盯着屏幕上的滚动字幕,希望得到游客的礼物。10年前,这个名叫阿凯的男孩曾因为音乐才华登上《广州日报》。


10年后再次见到广州日报记者,阿凯笑称刚做完一场青春无敌的“北漂”梦——在北京拜师想成为音乐制作人。最后,他被老师潦倒的物质生活现状吓回广州,“30岁前,我想先实现经济自由,再考虑精神自由。”25的阿凯抓了抓新剪的发型。


每天下午2时是阿凯的开工时间,木吉他、电吉他、钢琴、唱歌甚至变魔术,3个小时的工作时间一度成为他的个人才艺秀。阿凯在接受采访时突然用英语与记者进行交流,他向广州日报记者抱怨念书时的经济拮据,做外贸打工挣学费的辛酸往事,他睡过地板、玩过乐队、愁过学费、遭遇过家道中落…


刚飚完英语,阿凯顺手拿起桌上一副扑克牌,一边洗牌一边说,“记住你看到的牌了吗?”然后一副完整的扑克牌瞬间全部变成记者记在心中的那张“红桃6”。把牌一丢,阿凯坐在地上叹了口气,自嘲地说:“可是我现在的收入是zero!”


与西米、露露不同,观众们目前还有点不太待见阿凯,阿凯也意识到了视频主播平台的特殊之处——聊天是关键,才艺是点缀。但阿凯最大的障碍来自交流的不对等,“我不知道面对的是谁,他们能看到我剪了头发、什么表情,我对他们却一无所知。”


“让我再一次、再一次回到那个美好时光里,找自己…”休息时阿凯弹唱起自己更喜欢的陶喆,也正如歌词中所唱,这位命途多舛的男主播还在新平台上找自己。


玩家:

用钱砸出来的存在感


接触过直播平台的人会发现,

任何人都能进入主播的房间免费观看,

哪怕是年薪数百万的大主播。

不花一分钱就能看的直播,

为何依然有人愿意挥金如土

有人说:

“土豪的世界你们不懂。”

然而,

大量撒钱的人之中不仅仅包括有钱人,

也包括消费能力与自身收入差距颇大的普通人。

在钱字上,

不要低估屌丝和土豪的心

也不要低估女主播的艰辛

璐璐在进行直播。


— 1 —

玩家蜀黍:

主播心里都有一个价位


今年三月,蜀黍第一次点进某个视频主播的房间,最初听说有人会给主播刷十几万礼物,他觉得不可思议。但现在,蜀黍几个账号的“荣耀值”(即所花费人民币)之和已经超过10万。


蜀黍说,刚进入直播平台的普通路人会发现自己如同“隐形人”,在主播的房间中毫无存在感——没有人会回复你,主播也当你不存在,更现实的是,粉丝好几万的主播面对流星一样的留言板,也的确很难看到你。这是一个比现实更现实的世界,只有人民币可以迅速脱下一名玩家身上的“隐身衣”。


“对于几万粉丝的大主播,一声不响地为她刷礼物,刷够一定数额的时候,你会发现主播开始主动和你交谈,那些有同样经济实力的玩家也开始和你互动起来。”蜀黍认为,最简单粗暴的刷存在感方法就是花钱。


几个月的玩家经验告诉蜀黍,主播愿意和你“熟”到什么程度,她心里是有一个价位的,“但没那么死板,今天刷几万才可以线下见面,明天心情好,可能几千就够了”。送多少礼物能单独视频甚至见面,都有相应的心理价位。


“即使你之前已经为她花了十几万,有一天你不行了,她就会重新把你当空气。”老玩家会渐渐体会到,主播们“嗅觉”相当灵敏,在众多为她送礼物的玩家中,她能一眼看出谁已经快“刷不动”了,谁才是那个真正有经济实力的金主。


“可悲的男人虚荣心理。” 在蜀黍的眼中,这就是玩家能得到的一切了。


— 2 —

玩家代表茂凯:

信用卡刷爆也要继续捧她


有一类玩家是主播们和玩家们很讨厌的,在他们眼中,这类人并没有异常强大的经济能力却想占山为王,喜欢宣布自己对主播的所有权,自诩为男朋友、老公等。同样有爵位,同样为主播花钱刷礼物的人肯定就不干了,大家在主播间吵起来,甚至一部分金主因此流失。


茂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已经为自己心仪的主播刷了数十万,在直播间公开宣称彼此是恋人关系,但实际上他们从未见过面。


虽然茂凯多次要求与自己心仪的主播见面但始终被拒绝。在一些玩家眼中,对于月入一两万的小主播而言,数十万早已达到见面的心理“阀值”,但茂凯心仪的主播始终保持底线。在经济轰炸未遂的情况下,“陪伴是长情的告白”成为了追求主播的第二方阵策略,而这句话也是众多中小主播最长挂在嘴边经典台词。


这个平台上,有很多像茂凯一样野心大过消费能力的人。“只有刷几十万的能力,却有一颗刷几千万的心,很多人都是这样的时候,你会觉得有钱真好。”有玩家这样感慨。


— 3 —


“国王”玩家

曾收到主播的主动私聊

“年薪百万”、“入职一年购豪车”、“唱唱歌就能挣大钱”…许多媒体报道给大家营造出一种主播们能轻松致富的印象。记者了解到,条件尚可的主播一般能达到月薪2—3万,收入低的也能维持月薪5000左右,比大部分普通上班族已经高出不少。


“如果仅是唱歌、跳舞、聊天,送几千块钱礼物已经很够意思了。”拥有“国王”号的一名玩家透露,在“驾临”60多个直播间后,他曾收到过不少主播主动抛出的橄榄枝,私下的言语与直播时有很大差别,主播会给他发出似有似无的暗示,例如直接微信提出“要不要出去走一走?”,含蓄一点的方式则是邀约去子频道的房间中私聊,这种子房间可以进行一对一的私密视频。


一名女主播则告诉记者,刷了十几万礼物的玩家大部分都会提出见面要求,她无法做到直接回绝,这相当于断了自己的财路。怎样让对方既见不着面,又能继续刷礼物,就要看一名主播的功底了。据她透露,也有不少金主在主播拒绝私下交流后,动用自己的关系将该主播的房间关闭,这种情况下,有不少主播不得不答应见面。



数据部分

6成视频主播由传统艺人转型

在普通网民眼中,视频主播都是普通人,但依靠公会生存的主播其实大部分都是签约艺人。“我们的主播近6成是由传统线下艺人转型的。”某视频网站一家公会的负责人阿豪说。


去年6月,阿豪在广州东圃经营一家娱乐公司,现在手下有约300名签约艺人。半年前公司朝网络演艺方面发展,并签约下约60名艺人,阿豪分析,传统娱乐行业需要的明星要求有“亮点”,在某一方面如样貌、歌技等特别出众,但网络演艺更看重艺人的综合素质,准入门槛也相对较低。“样貌、唱功、口才,总之各方面都要有一点。” 现在阿豪旗下还有一名主播,曾进入2005年超级女声前十强,当年与李宇春、张靓颖等同台竞技。


传统的线下明星培养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从经营角度来看,网络演艺更看重一个艺人自我的表现,耗资较小。什么人在看这些视频直播?阿豪认为有超过8成都是俗称的“屌丝”,真正有钱人其实并不多,“一个人一天能花好几个小时在电脑前面,多半是宅男。”


2成玩家决定平台主播收入

“平台上有钱人和没钱人二八分吧,二成玩家决定着平台上主播的收入。”一名圈内资深人士向广州日报记者透露。


全国的主播数目前以百万计算,虽然流动性很大,但已经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庞大群体。动辄十几万一个的头衔,让一名大主播愿意亲自道谢的礼物可能抵得上普通人两三个月的工资,这个怎么嗅都能嗅到钞票味的平台,给人一种满眼尽是有钱人的错觉。


以爵位为例,最低的“勋爵”头衔开通需要50元,每月续费20元,最高的国王,开通12万,每月续费三万,越多土豪捧场的主播间,将聚集越多观光客,大家既来看土豪,也来看土豪捧的是什么样的主播。当有人在某个主播的房间开通“国王”时,会得到众多围观者的欢呼和主播的亲自问候,因为这意味着透过视频给你捧场的这名陌生人,至少花费了12万元,这些都不是虚拟货币,而是银行卡里真实存在的人民币。“国王就是活菩萨。”西米说。


谁在刷钱

据资深圈内人士分析,为直播平台高额资金流动做出贡献的,4成为中年男性,3成为青年男性,1成为未成年人,其他数据未知。整个用户群之中,20%的用户是消费的主力。


第一类人:土豪老板
平均每个月能在平台刷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自己所在城市的女孩子看腻了,于是网络上的美女主播就成了新目标,动机很简单——交女友。


第二类人:有品土豪(大V)
他们的动机相对单纯。下班累了,想放松一下,和主播谈谈理想、聊聊人生。世俗的场面见多了,晚上卸下面具,也得找个人倾诉一下。他们玩游戏、也听歌,还常带着帮小弟(小V或者游客),“走,我们去某某直播间看主播去”——一个弹窗发出,哗哗啦啦一大帮人清一色的马甲格式光临某个直播间,场面气派十足。整个爵位、刷一组“大飞机”(约合人民币11万)滚屏。有钱,任性。


第三类人:酱油小屌丝(小V)
这类用户的粉丝属性比较重,习惯看TA直播,TA就是男神or女神。然后从每个月为数不多的工资里面抽一部分出来,刷刷礼物,聊表心意。TA就是他的全世界。


如何分成




在网络直播平台,虚拟网络货币和人民币是等价兑换的。比如一个棒棒糖价值一毛钱,一组1314棒棒糖即为人民币131.4元,88组1314棒棒糖俗称小飞机,888组1314棒棒糖俗称大飞机,刷出一定数量的礼物可以有特效闪现,甚至有全服务器广播。


而在这些消费的数额里,每一百元人民币,将有百分之五十收入网络直播平台囊中,另外一半由艺人管理公会和主播之间分成,一般分成公会和主播会将剩下的百分之五十利润四六分成。

除此之外,网络直播间还有更多的消费手段,比如为心怡的主播开守护者,每月999元,主播直接拿到300元佣金提成。网络直播平台还会在每年进行年度选举,这时候各大公会、主播为争夺排名拼命动用人力物力进行金钱大比拼。今年七月,某直播平台的某工会一天就获得了了两千万人民币的收入。


直播环境的趋向性变化


第一类趋向

从特定游戏人群转向公众视野


最早期的娱乐直播用户来源于游戏,在互联网游戏日益需求团队配合的时代。语音软件成为了一种刚性需求。游戏玩家疲劳时想听听歌聊聊天,在这种背景下,娱乐直播以及游戏高手的游戏直播应运而生。

但有业内人士称,目前的直播生态已经走向了多样性,有农民工干活直播,程序员组装电脑直播,渔民打鱼直播,旅行者户外旅游直播,大直播时代已经来临,而直播的受众也从特定玩家转向了公众视野。


第二类趋向

从特定的应用程序转向网页浏览


早期的大型语音系统直播平台一度红火,如今却渐渐在走下坡,用户数量没有飞跃式发展很大程度取决于需要下载语音系统,这对于没有语音需求的普通网民是一个障碍。而随着大直播时代的到来,各大直播平台从应用程序转移到网页直接浏览,使用户群体进一步扩大化。


第三类趋向

从擦边球、性暗示转向正统化才艺表演


2010年左右,网络直播平台对主播的要求并不严格,除了不能涉及宗教、政治、色情以外,其他的细节要求不够完善,导致打色情擦边球吸引眼球的主播大行其道。

自今年起,网络直播平台风向转变,娱乐直播官方平台会安排一些演唱会嘉宾的席位给大主播。如此以阿里,有很多公会开始有意识的将自己公会的大主播推向线下,这需要一个良好的口碑,于是不打色情擦边球从自我做起的自我净化悄然开始。

原文链接:http://www.shsykit.com/aomenbocai/12.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澳门赌博| 澳门博彩| 扎金花| 真人赌博| 上海瑞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
澳门赌博,澳门博彩,扎金花,真人赌博澳门赌博,澳门博彩,扎金花,真人赌博 - 上海瑞齐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http://www.shsykit.com